学时间,苏静怡听到学校的广播,便提着书包往学生会长室走去。 苏静怡,17岁,两个多礼拜前刚转学进东京第一贵族明星高中–帝神高中。 马上,便受到全校男性教职员及学生的疯狂崇拜与爱慕围绕。 静怡一头飘逸长发几乎垂至柔软纤细的腰肢, 肌肤雪白无瑕鲜嫩可口。 三围大概 33C—22—34,样子相当清丽秀美楚楚动人, 气质清灵身高167cm,水手服短裙下露出一双修长匀称的雪白美腿, 长腿美少女一个。 一种娇柔纤弱,幼齿白嫩,令男人想怜惜或蹂躏的美。 静怡走进学生会长室,看见学生会长井上律子以及其他8个男人在等她, 那8个男人上身赤裸只穿着内裤,她心中感到恐惧, 刚想转身逃走已被一名30岁上下的瘦长男人强拉进去。 「不要!放开我……啊!……你干什么……啊……不要啊……」静怡又厌恶又害怕地抗拒, 她被那男人从后押着那男人紧贴着她,撩起她的格子短裙, 隔着白色蕾丝的内裤轻抚着她粉嫩颤抖的花瓣。 静怡在男人手指的抚弄下,全身发软无力, 还起了鸡皮疙瘩又恶心又害怕。 她看着在场不怀好意的其他人,大部分是她认识而且十分厌恶的。 学生会长井上律子,17岁,染着金发的高中生美少女, 但比起静怡却明显逊色。 静怡的体育老师—铃木,45岁,肥胖臃肿像恶心的猪哥, 老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学校的美眉们。 工友—龟田,56岁,猥琐秃头的好色老头。 @ 赤川、佐佐木、青木、吉川,四个人是静怡的同班同学, 赤川高大魁武,相貌凶恶,是四个人的老大, 曾多次骚扰过静怡令静怡十分嫌恶。 佐佐木,矮小痴肥,长相恶心猥琐。 青木,长发的男生,瘦长,脸上有丑陋的刀疤。 吉川,瘦小戴眼镜,其貌不扬,跟赤川在一起前常被女生嘲笑, 现在跟赤川一伙欺负女生。 井上律子走到静怡面前, 冷笑: 「小贱人, 你这几天都在缠池田吧池田是我的,谁都不许接近他。 」她发出令静怡不寒而栗的恶意笑声: 「以前也有一些不知自己身份, 自以为漂亮的烂货接近池田她们的下场就是带到这里被干得死去活来。 」池田是帝神高中高三男学生,又帅又是名门子弟, 温柔亲切。 静怡确实对他有爱慕之心,但内向羞怯的静怡不敢对池田学长表白, 没想到五天前却是池田鼓起勇气对她告白两人也开始交往。 原来自从静怡转学到此,池田便跟其他男性教职员及男学生一样, 对清丽如仙楚楚可怜的静怡为之痴狂。 律子手里拿着高画质的数位摄影机, 指着铃木等6人: 「他们就是听命于我的学生会秘密处刑队。 」看到铃木、龟田、赤川等6人一面淫笑一面盯着她的雪白裸露的大腿, 静怡就浑身鸡皮疙瘩既恶心又恐惧。 律子淫笑地走到另一名光头男人面前说: 「这位是太微先生, 你一定没见过吧?说出来你可别吓呆啊……」这位光头的太微先生 高大粗壮有如铁塔满脸横肉,很凶暴狰狞的模样。 他带给静怡的恐怖压力及恶心的不寒而栗,远超过其他人。 她肯定没见过他, 但却又觉得熟悉……律子笑着: 「这位太微先生可是我辛苦调查确定的, 百分之百是你的亲生父亲。 」看着静怡受惊吓的样子, 律子更得意了: 「如果不是由你亲生父亲为你开苞, 难泄我心头大恨。 所以之前我想办法弄到你的几根头发和保健室资料, 特别拿去跟太微先生做DNA比对已经百分之百证实了。 」又指着从后面押着静怡猥亵的恶心男人笑说: 「这位也是太微先生的儿子, 也就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叫阿雄。 」「怎么会这样……爸爸和哥哥……」静怡一面啜泣一面摇头: 「我不相信……」从小她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 只知道母亲在她懂事前就死了至于父亲,爷爷满怀怨恨愤怒却绝口不提。 太微笑嘻嘻说: 「当年我绑架了你妈妈苏美奈子, 好像才19岁大学校花。 」「我开始是要跟你大企业社长的爷爷勒索, 但美奈子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儿在手上我当然不会浪费。 本来我跟另外两人要一起轮奸她,因为我喜欢轮奸, 可是第四个同伙不同意结果内讧火拼,只剩我活了下来。 」「所以只有我一人干你那漂亮的妈妈, 干她的时候她虽然已经有男朋友但还是处女。 我干了她6天5夜,才因为外出时被追捕,后来逃到国外。 」律子笑着接下去: 「被救回去的美奈子已被证实怀孕, 她马上跟男友分手就再没跟任何人交往把你生下后不久就自杀了。 」静怡如晴天霹雳,呆在当场。 律子打开手里的数位摄影机开始对着静怡钜细靡遗地摄影, 从后押着静怡的阿雄紧贴着她,撩起她的格子短裙, 半褪下她白色蕾丝的内裤阿雄开始淫猥抚摸妹妹浑圆结实紧绷、高高翘起的白嫩美臀, 内裤里勃起的下体紧贴着她的股间摩擦起来。 「啊……不行……住手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呜……求求你……」静怡啜泣呻吟, 雪白无瑕的修长美腿不停颤抖。 「嘿嘿,这么幼齿的高中美少女,还是我的亲生女儿, 干起来一定很爽。 」太微淫笑着,擡起静怡清丽动人的俏脸, 恶心地笑着: 「啧啧…这么漂亮清纯, 长的真是欠干比你妈当年还欠干,我们这么多人一定会狠狠干死你, 哈哈……舌头伸出来……」。